欢迎您来到鄂北局网站!

当前位置  |  首页 > 走进我们 >文化建设 >书香鄂北局

那个叫做母亲的女人

来源:广悟工程建设管理部 点击率:102 发布时间:2020-01-02 【字体: 打印

历经32个小时的阵痛,我诞下儿子麦兜。

麦兜响亮的哭声,让精疲力竭的我落泪了。一旁的先生也落泪了。这一刻,我才彻底意识到,我是母亲,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的母亲。

从产房回到病房,虚弱的我,看着母亲在病房忙前忙后,给麦兜穿衣、喂奶、哄睡觉……那个我喊了28年母亲的女人,那个渐渐老去,鬓角日渐染白的女人,如今为了她心爱的女儿,“重操旧业”。那一刻,我竟说不出一个谢字。我明白,外孙的到来带给母亲的喜悦冲淡了身体上的劳累,她乐此不疲的重复那些动作。这些年,我与母亲之间早已形成默契,她为我所做的一切,我都选择默默接受,而她也习惯了我最坦然的接受。

我的母亲,生于六十年代,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。每天与脚下那片庄稼地打交道,她深爱那片土地,用她的话说:“庄稼人只有把地种好了,日子才能过好。”没上过什么学的母亲,用简单的话语阐释了她对生活的解读。这些年来,母亲一直用这质朴的观念,耕耘庄稼地,经营生活,过好日子。

从我记事起,父亲出于生计,常年外出,母亲和那只老黄狗,是那些庄稼地里“唯二”的活物。

这样一副场景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上演,鸡鸣时分,母亲匆忙吃过早饭,喂饱老黄狗和猪圈里哼唧的猪仔,清扫庭院,锁上大门,麻利地扛起锄头,背着背篓,沿着山路快步走向庄稼地,老黄狗摇着尾巴,慢跑在母亲的跟前,一路上还不忘扑向路边觅食的小鸟,或是采蜜的蜂。晨曦下,母亲与老黄狗,一前一后的走在乡间小路上。母亲来到庄稼地,来不及休息片刻,锄头早已与泥土打上了交道,老黄狗则懒散地趴在松软的泥土上,悠闲地摇着尾巴,待太阳渐渐洒满整片土地,老黄狗抖擞着身子,在地里乱窜,或追逐蜂蝶,或挑逗虫鸟,或奔跑着离开,庄稼地里只剩下母亲;太阳最厉害时,老黄狗回来了,躲到旁边的树荫下吐着长长的舌头,只有母亲佝偻地身影一直在地里起伏。老黄狗成了母亲劳作时的“伴”,却又不是“伴”,老黄狗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庄稼地,它会去追求一只小鸟作为自己的游戏,它也会一个人先跑回家,也会跑到能够躲太阳、躲雨的地方,只有母亲不能,她明明在地里慢慢地挪动,但她的双脚却是在地里深深扎下了根,好像永远拔不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常年劳作,母亲的手长满了横七竖八的老茧,也正是这双长满老茧的手,守护着那片她深爱的庄稼地,经营着我们的家。

庄稼地里的好收成,是母亲用那双长满老茧的双手种出来的。家乡在鄂西南一个偏远山区,受地形和气候影响,只能种玉米、土豆、红薯等粮食作物,而唯一的经济作物是烤烟。母亲凭着双手,在庄稼地上种出了“花”。母亲常说:“按时令种作物,收成不会差。”也怪,母亲种的土豆,玉米,红薯不仅个大,还口感好;种的烤烟烤质好,总能卖个好价。曾经,认为母亲种的庄稼长得好,收成好有运气成分。后来,时间让我明白那些都是母亲用双手耕耘出来的,也才明白为何母亲是他们口中的“拼命三郎”。母亲干活手脚利落,锄草时,只见锄头不停地在地面移动;担一挑重物时,两手一前一后的拉着篓子绳,快步地走在乡间小路上。很难想象,只有80几斤的母亲,是如何扛起百来斤重担的?也不难想象,相较于生活的重担,百来斤不算什么。如今,母亲年过五旬,依旧是那片庄稼地的忠实耕耘者。我知道,这就是我的母亲,一个朴实的、闲不下来的农民。

好日子更是母亲那双长满老茧的双手经营出来的。家在母亲的操持下,由简到繁;日子在母亲的算计下,由苦到甜。我曾不止一次问母亲,那些艰苦的日子,是怎么熬过来的?母亲每次都笑而不语。

如今,已为人母的我,明白了母亲的笑而不语。其实,母亲只是做了她认为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,她和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,为了孩子,一切都愿意。

母亲深爱那片耗尽她一生心血去耕耘的庄稼地,却又会为了深爱的儿女,放弃那片土地。怀孕后,我希望母亲为我带孩子。起初母亲是反对的,她说:“你婆婆想带孩子,我不能争着带。”后来,婆婆身体抱恙,母亲主动提出:“孩子出生后,我来带,家里的农活不做了。”我知道,母亲下这样的决心是需要很大的勇气。如今,母亲替我带孩子,也总不忘像婶婶打听家里的情况,当得知,村里好多耕地都荒废了,母亲一个劲的摇头叹息,她说:“多好的地,就都荒了”少顷,母亲若有所思地感叹:“时代变了,我老了,没几个爱种地的。”母亲暗淡的眼里满是泪水。

我想,我是了解母亲的。她爱那片庄稼地,更爱儿女,只得将那片庄稼地装在心里。

母亲不止是用心种庄稼,更是用心过生活,过日子。

母亲总是微笑着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,无论谁来家里,她总会热情招待。而这一点,我显然受到了母亲的影响,因为我与母亲一样好客。诚然,我又没完全学会做母亲那样的女人。母亲与所有传统女性一样,身上有吃苦耐劳、勤俭持家、温良恭谦的美德,也具有隐忍的精神。而我,也是结婚后,才懂得,我也要成为母亲那样的女人。

结婚时,母亲嘱咐我:“嫁人了,就是别人家的人了,要孝顺公婆,善待爱人,要做一个懂事的女人。”如何做一个懂事的女人?母亲用通俗的话语给了我答案。她说:“平日里要多打电话关心问候;逢年过节要给公婆钱,买礼物;有事没事常回家看看。”

母亲,不仅是我生活上的导师,更成了我婚姻道路上的一盏明灯,在我迷茫时,给我指出一条对的路。

爱人是一名军人,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,我与他长期处于分居状态,正如此,爱人对家里的大小事务操持较少,对我也疏于照顾。时间久了,我难免会有抱怨和不满情绪。尤其是儿子出生后,我还在做月子,爱人要外出执行任务,不得不把我和儿子留在家中,由母亲照顾。为此,我颇有怨言。而母亲总会用她那套处事原则来疏导我:“自己选择的男人,要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事情,学会理解和包容,因为他不仅是你的,更是国家的。”

正是母亲的言传身教和平日里对我的叨叨絮语,让我在平淡的婚姻生活中,找到了维持婚姻家庭的道路,慢慢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好媳妇,如何更好地成为爱人的贤内助。也正是母亲这些年对我的教导,让我在人生道路上,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都可以过得淡然、安逸。

如今,惟愿在岁月静好的时光里,时间可以走得慢一点,让母亲慢点变老。

也许,多年后,那个叫做母亲的女人也是我……



责任编辑:王镜懿        审核签发:廖潘腾子